首页 >> 都市

流年压岁钱散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28

小时候的我们最盼的就是过年,而过年的时候又最期待长辈们给我们压岁钱了。那时候总感觉一年过得太漫长了,因此我们常常不厌其烦地问母亲:怎么还不过年呀?就这样,一天天盼,一天天过,终于迎来了新年的到来。

大年初一黎明,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像爆豆一样地响个不停。我们早早地吃了饺子,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裳,就要挨家挨户地去拜年了。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可太阳还没出来,四下里还稀稀拉拉地响着清脆的鞭炮声。我们走在大街上,见到人人都穿得干干净净的,人人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气,都是笑脸相迎地互道一声“过年好!”。

那时候,大多数庄稼人住的都是老旧低矮的砖夹坯房子。可是,大年初一这天,每家院子的梢门桩子上都贴上了好看的鲜红的对联,这多少和断壁残垣的茅屋比起来显得有些不协调。是哪个好心人还在街边的水井上贴上了一副“井泉兴旺”的四字春联,人们都喜笑颜开,三五成群地走东家串西家,贺岁拜年。

我们知道,不是家家都给前来拜年的小孩子们压岁钱的,那首先必须是亲戚本家,或者是大人们之间关系非同一般的两家才可能有这个互动。所以,我们哥几个首先要去的就是我们本家的二爷家。穿过两条胡同,再向东一拐,一个窄窄的两间小东屋出现在眼前。我在拜年时有一个习惯,进到院里,我总爱第一眼先看看人家屋门上贴的春联,因为各家的春联在内容上总是不尽相同的。今年二爷家门框上醒目的春联是:人民公社春光好,庄户人家气象新。

我们走进屋子,和所有的农村家庭一样,黑咕隆咚的小屋里依然能够看得清毛主席端正的正面半身画像张贴在迎门正中,画像两边也是一样的一副对联:跟共产党走,听毛主席话。

在毛主席画像下面的八仙桌子上,是供奉的祖宗牌位和贡品。桌子前面的土屋地上还铺上了一条麻袋,那是怕小孩子们来拜年时跪下磕头弄脏了裤子。

二奶奶眼睛不好使,是多年的老花眼。大概是煤火地炉子今天火不旺,我们刚一进屋,她正在土屋地上的灶火坑里捅火,满屋子煤灰弥漫。地火炉子上还坐着铁鼓子锅,炕边上还放着一大拍子包好的饺子,一定是饺子还没下锅吧。

见到有人进来,二奶奶赶忙直起腰,停下火镩,从炉坑里上来,一边客气地和我们打招呼,一边忙着把木制的炉坑板儿一块块儿盖严。

当我们依次跪在麻袋上,一边嘴里异口同声地说着给老祖宗拜年的话,一边不住地叩头的时候,二奶奶热情地一下子拉住了我们,嘴里还一直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来了就是拜年来了!”

二奶奶拉我们坐在炕沿儿上,把茶盘儿里的块儿糖和瓜子拿给我们吃,话匣子紧接着打开了。她先是埋怨煤火炉子怎么就在大年初一早上不赶趟儿,人家都吃完饺子拜年来了,她坐的一锅水还不开;二是抱怨二爷什么也指不上,一天到晚就知道趴在炕上搂着戏匣子听,大风刮不了炕席去!

此时,二爷真的靠在被子垛前听着收音机。他只是朝我们笑眯眯地欠了欠身,什么也没说。

二爷因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而且还在战场上被炮弹炸去了一只胳膊,所以大队里一直待他不薄,属于重点拥军优抚对象。据说二爷手里的那个戏匣子就是村革委会专门买给他听的。也有人说,年根儿底下,大队给许多军烈属都发放了不少过年的礼品,有几家还给了不少的钱,少说也有五十块。好家伙,五十块!买肉也能买上六、七十斤了。我们猜想着,在这为数不多的几家里,一准儿就有二爷家。

二奶奶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磨磨叨叨了许多,见我们眨巴着眼睛仍没有要走的意思,猛地拍了一下脑门:“哎呀,忘了!”说着,她抠抠搜搜地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自己缝制的碎花布小钱包,因为眼花,又哆哆嗦嗦地在里面仔细抠了半天,才拿出来三张长江大桥。我们把钱接到手,却还是不肯动。二奶奶接着又是一阵唠叨,什么今年猪圈里那头猪就是不爱长,因为不够份量,年前就没杀,所以因为钱紧,过年什么都没预备。一会儿又说,你大姑在县城上班,都二十七、八了,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高不成低不就的,快把二奶奶愁死了……

尽管二奶奶话这么多,我们仍是一言不发,而且依然没有挪动脚步。我则是一直盯着墙上新贴的革命样板戏《沙家浜》年画儿和纸糊的窗户上好看的窗花看个不停。这时候,二爷似乎看出了点儿什么,他响亮地“咳嗽”了两声,二奶奶才很为难地“哎——”了一声,又慢腾腾地从她自制的碎花钱包里掏出了三张长江大桥。这样,我们便从二奶奶手里每人得到了四毛钱的压岁钱,才惬意地迈出了离开的脚步。至今,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二奶奶那一声长叹。现在想来,那也许是对当时生活现实的沮丧,又或许是对不懂事的我们的无奈……

这样,加上今天早上我们给父母亲磕头拜年时,父亲给我们的五毛钱,我们的手里都有了九毛钱。我盘算着,先从卖小泥人的货郎手里花五毛钱买一个我渴望已久的好看的万花筒;再花两毛钱买一个自动铅笔,就是我的同桌小刚那样的用手一摁就能自动出碳铅的那样的一种笔。红、黄、粉、蓝各种颜色的都有,漂亮极了!有了它,就再也不用费劲地用小刀一刀一刀地削铅笔了;我还看上了供销社新到的一本电影连环画《打击侵略者》,定价也是两毛钱。计划等到过了正月初六,售货员一上班就马上去买。这样算来算去,我的九毛钱压岁钱就不剩分文了。可是,可是……我还想买一个叫做“人民公社好”的铅笔盒呢!那也是我去了几次供销社早就看好了的。我几次让那个戴眼镜的年轻的苏姓女售货员拿给我看过。那个铅笔盒上是一对男女社员正肩扛锄头,放眼原野,一片碧绿。掀开盒盖儿,是亮晶晶的能照进人影的黄铜色,还印有乘法口诀呢。真是羡煞死我了!我打听过那个姓苏的女售货员,她告诉我,那也要两毛二呢!这……嗨!犯什么难呢?今天才大年初一,距离正月十六开学还早着呢!我还会去拜年的,我还会不断地得到压岁钱的。

共 226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孩时的记忆是永远的,无论社会如何变化,无论年纪有多大。如今的过年,年味儿明显淡了,是亲情淡了?还是因为现在生活富裕而少了物质的期盼?我们很难简单地去判断。就因为这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更加怀念孩时的过年,怀念那时浓浓的年味儿。作者主要记叙了小时给年,大年初一去二爷家拜年,其中之一就是希望能得到压岁钱。那时社会整体经济不好,二爷家当然经济也拮据,但孩子的压岁钱是一定要给的。其中有一段写二奶奶拿钱给压岁钱时的情景,那种舍不得,那种矛盾,写得惟妙惟肖。“她抠抠搜搜地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自己缝制的碎花布小钱包,因为眼花,又哆哆嗦嗦地在里面仔细抠了半天,才拿出来三张长江大桥。”而孩时的“我”,是无论如何体谅不出二奶奶此刻的心境的,在拿到满意的压岁钱后,就盘算着如何用这些压岁钱,为自己买些早就希望得到的东西。文章朴实真情,充满感情。佳作。!感谢作者赐稿流年!【:妖怪山】【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 : 0:40 欢迎作者继续赐稿流年。问好。

2楼文友: 16: 5:00 感谢老师的辛勤付出和精彩评论!

楼文友: 06:49:4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4楼文友: 17:21:45 我们小时候拿到压岁钱就想着可以买自己早已经喜欢的东西。而现在的孩子,由于什么都不缺,却没有这种得到压岁钱的喜悦。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号:26 59 961.非诚勿扰。

灯盏花制剂好用吗

灯盏花制剂管用吗

灯盏花龙头企业怎么样

脑梗死不能说话
女人厌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事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