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客徒呓语 第七十八章 看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2.21

客徒呓语 第七十八章 看戏

杨霖的突然出手,这让采永卓以及他的侍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庄风都没有反应过来;

徐卫杨霖出现,徐卫表示没有攻击性,本来还站得有些距离;徐卫这样的行为,让采永卓也知道徐卫的意思,除非他采永卓要宰掉庄风,否则徐卫不会出手,更何况庄风还在采永卓的侍卫们的围堵之中;

这时候没有人会觉着庄风的侍卫会有所动作,除非他们会不顾及庄风的安危;

或许正是因着这样的想法,当时杨霖出手的时候,采永卓及其侍卫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杨霖将采永卓制住,这才反应过来;

当然这实际也不过就是眨眼之间就发生的变故;

杨霖成功挟持住采永卓,庄风也跟那儿松了一口气,出声说道:“卓爷,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采永卓没有去搭理庄风的话,只是有些愤怒的看着庄风;

“我最讨厌被人用枪堵着;”庄风一幅厌恶的模样,跟那儿说道;

随着庄风的话,杨霖跟那儿加大了一些手上的力度,顿时那采永卓就跟那儿脸色突变,在这大冬天里就跟那儿豆大的汗珠滚落,却偏就还发不出声音来;

随着采永卓的变化,采永卓的侍卫们也都跟那儿握紧了武器,似乎只要采永卓吱个声,就会将庄风给宰掉;

“收了吧,看着烦;”庄风一幅无聊的模样,跟那儿说着;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采永卓被杨霖弄得个生不如死,好容易的反应过来,跟那儿点了点头;

随着采永卓的动作,那些侍卫也收起了武器,只是那表神却有些愤怒;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庄风早就挂掉了都;

采永卓的侍卫收起武器退到一旁,徐卫以及左福亮的侍卫们自然也是跟那儿有所动作,将庄风与左福亮护卫住;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发现了采永卓与庄风之间的变故;

面对这样的变故,采家的人也有了反应;跟那儿各自拿出自己的通讯器,呼叫着救援;

作为采家辈份最的采东安看着采永卓被庄风的侍卫弄成那生不如死的模样,这就跟那儿不客气的问道:“庄风,怎么话说?”

“没有话说;”庄风跟那儿装着疯似的说道;

庄风的话将采东安给呛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跟那儿狠狠的盯着庄风;

看着采东安那呛着的模样,庄风又继续的装着疯似的说道:“采老九,你不是想要这个家主的位置吗?您老人家说句话,我这就帮你宰了采永卓;”

庄风说完,看着被呛着的采东安,跟那儿继续的装着疯似的说道:“不说话啊,不说话也行,吱个音儿;”

采永谦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庄风给呛着,这就接着庄风的话跟那儿大声的说道:“庄风,不要在那儿装疯卖傻;你最好放了我大哥,否则今天别想走出去;”

“傻孩子,我走不出去,难道你们能走出去吗?”庄风跟那儿继续的装疯;

得了,采永谦也让庄风给呛得说不出话来;

庄风虽然是一幅人来疯的模样,可是说得却也是事实;现在外面正有一帮子来历不明的人正在攻击着这采家大院;

别说庄风了都,在这场的恐怕谁也没有办法走出去;或者说至少得有命活到救援的到来;

庄风将采永谦给呛着之后,没有再继续更过份的举动,而是跟左福亮在哪儿低语着;

“左爷,这事是不是你做的?”庄风凑到左福亮肩膀边上,跟那儿低声的说着;

据庄风的猜测,这事有可能是左福亮做的;

虽然庄风与周健有着谋取萍州的计划,可这左福亮却是实际的操作者,如果左福亮根据某些情报对计划做出调整而临时对采家发起攻击,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次还真不是;庄少应该知道,想要调集足以攻下采家大院的力量,是无法瞒过采家的人的;做这事的人要么是采家内部的自己人,要么就是萍州的本地人物;外人是不可能在调集这样的力量进入萍州而不被发现的;”左福亮颇为坦白的说着;

“本地的人,来的路上我们看到军警出动维持治安,这个应该是采家调动的;不然采家不可能没有发现军警的行动,有发现的话采家也不会这样的平静;”庄风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左福亮听着庄风的分析,跟那儿惯性的点了点头;然后出声说道:“采老爷子对萍州的掌控时间太长,应该是可以控制军警的;”

“能控制军警,那也能控制警视厅;”庄风说着,想了想又继续的说着:“除开警视厅与军警,那就只有采家的武装力量;”

“这说不通啊;”左福亮也跟着庄风的思维在哪儿想着;

“这样说来说去,还是采家自己人干的;只是是谁做的呢?”庄风似自言自语的说着,同时也看着采家的那些大佬们,似乎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实力,但看那焦虑的模样,又好像都是在遭遇这个突变;

庄风有些想不太明白,跟那儿招了一下手,同时说道:“卓爷,过来聊两句;”

随着庄风的话,也轮不到采永卓愿意与否,反正是杨霖挟制着采永卓走到庄风的身边;

“卓爷,你觉着这事最有可能的是谁?”庄风看着采永卓,跟那儿直接的问着;

采永卓随着庄风的话,跟那儿想了想,如数家珍的说道:“永合的商社保安,永兴的江湖里的亡命之徒,永贺的运输护卫,永辉手中的特工,永舟的军队,永平的侍卫,永秋的资金押运队,永敬的外行安保,永谦的警视厅;”

“每个人都有这个实力,却偏就是每个人都在场;”庄风听着采永卓的话,跟那儿随意的说道;

采永卓听着庄风的话,跟那儿面无表情;这情况采永卓早就想得清楚,不需要庄风跟那儿分析;

“军警的调动权在谁的手上?”庄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跟那儿突然的说了一句;

“在老爷子手上;”采永卓随口的回应了一句;

随着采永卓的话,庄风中那儿一愣;似乎是又在想着些什么;

片刻之后,庄风似是想明白了什么,跟那儿有些莫名的笑了起来;

“霖子,一边去;”庄风想起了什么,跟那儿随口的说道;

随着庄风的话,杨霖又挟制着采永卓离开庄风的身边;

杨霖挟制着采永卓离开到一旁,庄风随即换上一幅认真的神情对左福亮说道:“通知开心,立即进入萍州;让你的人也马上发动攻击;”

左福亮对庄风这突然的话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按着庄风与周健原本的计划,那是需要帮助采永卓去夺取采家家主之位的;左福亮需要做的就是在采永卓夺取家主之位的过程之中,尽量的让采家内部纷争以消耗采家的实力;

当采家的实力消耗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是采永卓占有上风,却又无法夺取到家主之位的时候,周健再以协议作借口让采永卓去履行协议,逼迫采永卓不得不先行的让周健进入萍州;

计划到此,也就没有采永卓的事了;采家内斗消耗,周健进入萍州坐实采永卓出卖家族利益,那采家就算是彻底的分裂;面对一个彻底分裂的采家,周健将凭借着手中的实力吞下萍州;

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现在庄风却又让周健立即进入萍州,这似乎与计划不相符合;而且这时候的采家的实力仍旧健在,在这样的时候就进入萍州,那可就是与采家硬碰硬了都;

庄风看着左福亮那不解的模样,却也没有解释更多,只是跟那儿说道:“其他的不用你管,现在只需要通知开心就行;”

左福亮听着庄风的话,也知道庄风现在是不会与他说得更多的,也就按着庄风的话去通知周健,同时也让原本就随左福亮同行而阵布在萍西边界的人马立即发动攻击;

庄风看着左福亮执行了他的命令,跟那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那儿习惯的燃上,然后站了起来,在徐卫的护卫下走到采东安的面前;

杨霖手中挟制着采永卓,庄风也没有更过份的举动,再加上外面的攻击,这时候的采家大院里就有些意思了;

以采家的人堆成一堆,庄风左福亮的人堆成一堆,其他来参加采星苗的葬礼的人跟那抱成一团;

“老爷子;”庄风走到采东安的面前,跟那儿出声说道;

庄风的话是说了,采东安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也正常,听习惯了老爷子的称谓,那原本是对采星苗的称谓,如今采东安成了采家辈份最高的人,乍一只来还有那么些不太习惯老爷子的这个称谓;

“庄少,有话请说;”采东安反应过来,跟那儿说着;

“做个交易吧;”庄风说道;

“嗯?”采东安有些不太明白庄风说的话;

“我知道外面的人是谁,我只需要你保证我的安全;”庄风没有吊什么胃口,很直接的说道;

“什么?”听着庄风的话,采东安与采永谦都跟那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颇为的惊讶;

“外面的人是你们萍州的军警;”庄风与不去理会采东安与采永谦的震惊,直接就说道;

庄风那是语不惊人话不休,采东安跟采永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说出一个让采东安跟采永谦有些消化不了的消息;

庄风看着采东安与采永谦父子跟那儿震惊的表情,庄风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给时间让采东安与采永谦跟那儿消化一下;

采东安那以大把的年纪也不是白活的,很快的就跟那儿反应过来,出声说道:“庄少,继续;”

“萍州的军警原本来老爷子的掌控中,老爷子去世之后,是谁在掌控?”庄风随着采东安的话说道;

“永卓?”采东安有些迟疑的问道;

“唉,老爷子去世,你们都跟那儿争个什么劲儿,这最重要的力量都不去理会?”庄风颇有些无言的说道;

庄风心中也确实有着这样的感叹,这采家的人还真的是在采星苗的庇护下过得太过安逸了,连这最紧要的武装力量都给忽略掉,还真是让人有些无言以对;

看着庄风那懒得说话的表情,采东安也是有些尴尬的模样;不过也随着庄风的话而反应了过来;

当所有人都去争夺那家主的位置的时候,采永卓却不声不响的抓住了最紧要的东西;

作为指定继承人的采永卓,确实如周健说的那样,是一个心机颇为深沉的人物;如今看来,那采永卓也确实是适合接掌采家,可惜的是遇到庄风周健这样年轻却经历颇多的人物;

采安东不愧是活这么年纪,很多事只需要别人给个提示,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理清楚其中的关系;

采安东理清楚其中的关系之后,对庄风做出了保证:“本人以采家的荣誉保证你的安全;”

庄风笑笑,没有说话;然后又坐回到左福亮的身边,习惯性的燃上烟,跟那儿摆出一幅看戏的架势;

对于庄风的这幅看戏的模样,左福亮想要问些什么,却被庄风一口烟给喷了过来;对此左福亮也知趣的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采永卓的计划并不复杂;

采永卓作为采家的指定的合法的继承人,看上去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掌握住实权,或者说事实上也确实没有掌握到采家的某些实权;

然而采永卓成为采星苗指定的继承人却已经有些年头了,在这些年里也一直跟着采星苗学着处理家族的事务;只要有心或是采永卓本就是有心机的人,很自然的这些年里掌握了只属于采星苗的对萍州军警的调动权;

采星苗拥用对萍州的军调动权,这是连庄风周健都没有的实力;这纠其原因还是因采星苗有足够多的时间,足够的能力;而庄风与周健都还年轻,就是算上庄风与周健他们老爷子那一辈,那也跟采星苗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采星苗拥有着的军警调动权,随着采星苗的去世,自然而然的被采永卓掌握;

采永卓掌握了萍州的军警调动权,却并没申张;反而还与庭州勾搭,以显示自己处于弱势的地位;

采永卓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让庭州或是周边其他的家族放松些警惕;以周健的精明也让采永卓给瞒了过去,以为采永卓的继承人地位受到威胁,继而做出相应的计划;

采永卓示弱,不仅是对外的,对内也是同样的示弱,看上去连采家最基本的实权都没有掌握得住,除了采家大院这些侍卫之外,采永卓再没有其他的力量;说得更难听一点的是,采永卓就算是成为了采家的家主,恐怕那也是属于连纸命令都传不出采家大院的那种类型的废物;

在所有人都小觑采永卓的时候,采永卓夺取采家大权的行动也随即展开;

以采星苗的葬礼为契机,将采家所有的紧要人物都聚集起来,同时还有其他家族的人,然后采永卓调动军警对采家大院发动攻击;

采永卓调动军警对采家大院发动攻击,其用意也无非两点;

一是让采家的人都相信这样的变故来自外部,他采永卓是无辜的;在那样的攻击之下,采家那些大佬们都会随之死亡,留下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这样一来除了采家的人可以作证之外,还有其他参加葬礼的人可以作证,采永卓也就清洗了自己那屠杀同胞兄弟的恶名;

其二就是在军警攻击采家大院的时候,采永卓也调动着军警对采家的安全部进行攻击;这也是采永卓最狠的地方;

以失去采家的武装力量作为牺牲,以证明白他们采家是受到外敌的攻击,同时又清洗了采永卓无法掌控的武装力量;

采永舟掌控采家的武装力量那么些年,采永卓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进行清洗,那也无法进行掌控;而采永卓如果自己去动手清洗采家的武装力量,那极有可能激起反弹的,甚至是兵变;

换个角度,采家如果是被外敌攻击而导致武装力量削弱的话,那谁也无话可说;

至于那个背黑锅的外敌是谁,那就是庭州了;

采永卓与周健达成协议,那除了示弱以外,也是准备着让周健背黑锅的;

或者说只要采永卓将与周健的协议进行公布,然后说是被迫而不得已签下的,那周健就算是浑身是嘴也是无法说得清楚的;

庄风在那问采永卓那萍州军警是谁在掌控的时候,采永卓都不用想的就回答着是采星苗;这就让庄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采星苗已经死亡,那么就应该有一位新的掌控者;但是采永卓却没有说是谁,而是说已经去世的采星苗;

庄风跟那儿疑惑着,萍州军警这样重要的力量居然没有人去接手;或许不是没有人接手,而是采永卓已经接手却秘而不宣;

庄风瞬间想清楚其中的关键,也就自然而然的猜测到了采永卓的计划;

至于采星苗的死亡原因,谁去下的手,这个庄风已经不再关注;

庄风想明白采永卓的计划,也就立即通知周健展开行动;

采永卓既然调动军警去对付采家自己的武装力量,这看上去不可思议,但人呢有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很多不可思议的举动,那都是有可能的;

比如说庄风还在江湖里打个小混混儿的时候就见过有些女孩子为了所谓爱情,跟那儿去出卖自己的肉身来养活所谓真爱的男朋友,并且那个男人还知道自己的女孩儿出去卖,而且还心安理得花着出卖肉身所赚来的钱;

这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庄风却是真真实实的遇到,因为那些女孩子就是当年庄风手底下带着的妓女;

采永卓为了自己能够成为采家的家主,用军警去攻击自己的武装力量,这个庄风相信采永卓是能够干得出来的;

采永卓既然能够干得出来,那庄风自然也会趁火打劫;

采星苗活那么多年的高寿,其家族的武装力量不用去摸清楚底线也能够猜测到很强的;

用军警去攻击那样强势的武装力量,那么这萍州的防卫自然而然的被削弱;或许吧,采永卓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在与周健达成协议的时候也同时麻痹着周健,而不会及时出手,以让采永卓渡过这个最危险的阶段;

如今庄风看透采永卓的计划,自然跟那儿趁火打劫,让周健立即进入萍州;

庄风看透采永卓的计划,自然是趁火打劫;只是同时也让采家进入更加混乱的状态;以此庄风才会去跟那儿提示采东安;

以采东安的阅历,在庄风的提示下自然也想到了采永卓的计划;

不过采东安与庄风不同的是,采东安并没有想到庄风的心思;或者说关心则乱,在这样的局面下,采东安还停留在解决家族内部争斗的局势之中,而忽略掉了外部的威胁;

也可以说是庄风心机深沉,故意的只是提示而不是明白的说个清楚;

提示会让人去联想他所有想要知道或是能够接受的东西,而不会客观的去关注全局;

采东安在庄风的提示下想明白了采永卓的计划,却并没有直接的去质问采永卓,而是招呼着采家的几位大佬,将他自己所有猜测到的情况说出,同时让各位大佬配合反击;

采东安这样做也是私心的,采永卓不是掌控了萍州的军警吗?那他采东安就要打掉采永卓的力量,让采永卓去死;

“永舟,立即调回你的人,不需要支援这里;”采安东招呼着采家的几位大佬,跟那儿直接的说道;

“是;”在听完采安东对采永卓那狠毒的计划之后,采永舟原本在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就下达了援救采家大院的命令;

现在随着采安东的命令,采永舟又重新下达命令,对萍州的军警发动攻击;

这时候确实不需要再来增援采家大院,因为采永卓肯定得是完成对采家武装力量的清洗,然后或是最后才会以胜利者的姿态来解决他们;

“永谦,你的警视厅暂时不动;萍州城的治安不能乱,不然到时候波及到平民,咱们也没有办法收场;”采东安看着采永舟执行了命令,这又对采永谦说道;

“是;”采永谦领命;

采永谦本来也在枪响的时候就对警视厅传下了救援的命令;如今情势有变,采永谦与跟着做出变化,跟那儿去布置下去;

“永辉,如今知道对手是谁,你手中的特工全都撒出去,至于具体怎么做,你看着办;”采安东继续的说道;

“是;”采永辉领命;

采永辉同样的枪声之后就做出了反应,只是时间太短没有具体的情报传来,如今局势明朗,采永辉也随着开始行动起来;

九江治疗癫痫病医院
宫颈炎怎样造成的
舒筋活血通络止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